伊德利卜被击落的土耳其无人机残骸曝光
来源:伊德利卜被击落的土耳其无人机残骸曝光发稿时间:2020-04-05 14:08:54


马鞍山村三组组长李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浓烟是从山后柳树桩的方向冒出来,直冲上天。“我当时正在经营农家乐,马上骑着电动车返回村里,火已经翻过山顶了。我老婆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得很清楚,就是从山背后冒出来。”

上一次山火是在2013年3月18日。着火点是马鞍山村李晖所在的小组的辖地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时,每天都有三四十个森林公安来村中调查,后来的结论是高压线电路引起火灾。

吉克的队伍快到山顶时,农场打电话来要求撤离,这时,宁南队在他们前方的山沟处。队里只有吉克带了手电筒,他朝宁南队的方向闪了三四下,“想打手电筒传递撤离信号,但没收到回应。”

在山对面的柳树桩,防火也是一项重任。柳树桩是一个移民安置点,多数人是从其他县市搬来的。“有的人来自高寒地区,也有的人在80年代躲避计划生育,在这里安家。也由于这个原因,大多数人的祖坟并不在这里。”

当日下午3点多,他正在其辖区的老狼窝山顶巡逻,那里是附近最高的山头,能清晰地看见其他山头的情况。“几公里之外,马鞍山村所在的西面山体,大概是村委会附近的一个砖厂再往上的位置,冒出了浓烟。那天刮的是北风,烟很快就漫上山顶了。”

除了设置岗哨员,为了防火,泸山森林经营所每年定期在柳树桩的山顶电线杆附近,砍掉所有的树木和杂草,开辟了一条八九十米宽的隔离带。

2013年这里发生过一次山火,漫山的松树都烧死了。由于运输成本高,队员们就把残留的树枝锯下来,隔出距离堆在山坡上,指望时间长了它们自己烂掉。

当时,正在山下巡逻的桂勇看见,21名宁南扑火队员下了车,领队整顿队伍,队员们挨个报了数。然后每人拿着一个手电筒,排成纵列上山了。“那是我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。”

山头起火那天,天气预报显示,当地最高气温达到31.2℃,风力7至8级。

4月2日,新京报记者在柳树桩了解到,目前,西昌市公安局和各地来增援的森林公安已经挨家逐户排查,调查起火原因。在蔡家沟水库边,停放着多辆来自西昌、攀枝花及雅安等地的警车。一名前来增援的攀枝花森林公安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工作已经开展了好几天”。